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九章 去信

作品:梅若雪|作者:竹梅无情|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01 23:08:25|下载:梅若雪TXT下载
  贵公子等许久不见石榴回来,也知道人家避而远之了,心里就点儿不高兴。

  他面有不快的指指跳棋,问卫有德,道:“这个多少银钱一盒?”

  “八百八十两银子一盒,我们这都是皆是细作的,您看这棋子,是用最好的宝石制作的棋子,还有这外面的盒子是用香樟木制作而成。”卫有德说道。

  石榴在后院门口听着大堂里面的动静,她也怕把人得罪了,不买东西是小事儿,要是惹恼了人家,闹将起来,他们可是担待不起的。

  这时听他问了价钱,想着他可能要走了,石榴才轻抬莲步走了进去。

  贵公子看了一下石榴,转头看着卫有德说道:“我要两盒这个跳棋,再给我拿两盒那积木。”

  他抬手指了一下石榴,说道:“让她跟我走。”

  “不要!”石榴一脸惊恐地说道。

  卫有德看了一下石榴,让她先别说话儿,他转身回来,陪着笑说道:“她是我们这儿的使女,跟您回去有些不妥。”

  贵公子眉头一皱,说道:“你们想什么呢?我让她去教我府上的人玩这些东西,可不是要强抢民女。”

  石榴绷紧的身子松了下来,还好不是强抢民女,不然她可就惨了。

  卫有德马上笑逐颜开哈腰说道:“您看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入夜了,您府上的也操劳一天了,也是时候该休息了。不如明天早上赶早再让她去您的府上,您看可好?”

  贵公子起身看看外面的天色,的确已经天黑了,没想到居然玩了这么久,他转身对着石榴说道:“那就明天吧,把东西给我,我也该回去了。”

  卫有德让杨广去后面取两盒出来,才对贵公子说道:“您要两盒积木和两盒跳棋,一共是两千二十两银子。”

  贵公子扭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侍从,那侍从赶忙从怀里掏了三张银票给了卫有德,“两千一百两,请你收好了!”他说道。

  卫有德双手接了,对方没有说找零,他就不提这茬了,贸然提出来那可是打贵人的脸。

  他转身直接交给石榴,看着侍从问道:“不知道府上贵姓?明天哪里教人?”

  “我们是九王府的,这是我们九王爷。”侍从说道。

  卫有德听他说来的人是九王爷,双腿一软忙跪了下去,说道:“小民拜见九王爷!”

  石榴扑通就跪下了,娘啊!居然是个王爷,不知道有没有得罪到他?她在心里暗暗的祈祷,这位王爷千万别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啊!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说不定还会毁了大小姐的生意。

  杨广几人也跪在地上磕了头。

  九王爷慕容彦说道:“起来吧。明天早上我让人来接这位……石榴姑娘。”

  说完了,九王爷慕容彦大踏步的往外面走去。

  他的几个侍从也跟在后面出去了。

  卫有德站起来,看着人走了,这才呼出一口气,“咱们没说什么得罪王爷的话吧?”他说道。

  石榴摇摇头,说:“没有。”

  杨广在她身边说道:“有吧!”

  卫有德赶紧问道:“哪句?”

  “你没让他把石榴姑娘带走啊!”杨广笑嘻嘻的说道。

  石榴扭头杏目瞪他,“你找打是不是?”

  石榴来到这里后,每天早晚都要练习米珍珠和弓月教她的功夫,有时也找杨广弟兄几个切磋一下。

  杨广几人自然不会用全力和石榴对打,都是有所保留的手下留情,让着她三分。

  这样以来,石榴就越发有恃无恐,常摆出小姐身边大丫鬟的派头,指使他们干活做事情。

  卫有德看着他们又要斗起来,赶紧让杨广要几个菜回来,给石榴压压惊。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什么,你一说,我才感觉饿了。”石榴看向杨广,说道:“还不快去,站在这里傻愣着干嘛呢?”

  “给我银子啊!”他说道。

  卫有德忙从身上摸四五两银子给他,打发他快点出去,不要再惹这位姑娘了。

  杨广拿了银钱拉上王强就出去了。

  段杰跟妻子范氏,还有两个女儿一起用过晚饭,就回前院书房处理一些事情。

  他在书房把府上的事情处理了一下,又吩咐几件急需去办的事情,就让几个管事退出去了。

  段杰起身走到一面墙前站住,盯着墙上一张简略的地图,在上面搜寻了一下,就把目光停留在一个地名上。

  徐州。

  四天前,梅家的四条运送蚕丝的船过了宿迁。

  段杰预测着梅家的船今天可以到达徐州,不知道会不会停在徐州,或者继续北上。

  他没听说梅家在徐州有比较大的库房,只有在河北沧州有一处大库房。

  该不会是要送到沧州吧?

  段杰把目光向北方移动,在上面找到了沧州,他在沧州和徐州两地看了两遍,猜不透梅家那位小姐想要做什么。

  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几船被运走的蚕丝,和先前那个赌约有着紧密的联系。

  段杰慢慢的在书房里踱起脚步来,如果他是梅家大小姐,他要怎样才能赢了那个赌约呢?

  段杰停顿了一下,又慢慢的走动起来,梅家小姐想要赢那个赌约,就要让丝绸在年底前长到六十两一匹。

  可是今年蚕丝丰收了,所以丝绸一路下跌,她要赢取最后的胜利,就必须让那几船蚕丝消失不见,才能让丝绸因为原料匮乏,从而止跌反长。

  段杰口中喃喃道:“消失不见、消失不见……”

  他的心跳不经意的快了几分。

  “不可能!她怎么会让十几万两银子打水漂呢!”

  段杰站住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呼出去,“来人、来人……”他喊道。

  管事廖浮生进来躬身说道:“老爷有什么事情吩咐?”

  “给金陵的黄秉善去信,让她不惜代价,一定要把梅家手里的蚕丝买下来,全部买下来。

  二十万……二十五……不管用多少银子,一定让买下来。”他说道。

  “是,小人这就……”

  “还有,让那些跟在梅家船后面的人,把船拦下来,一定要拦下来看住了。快去……”段杰肃穆的脸上满是要杀人的气息。

  廖浮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