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章 沉了

作品:梅若雪|作者:竹梅无情|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01 23:08:25|下载:梅若雪TXT下载
  夜空中忽然响起一声惊雷,震的屋瓦中沉积的灰尘,扑漱漱落下来。

  段杰也被惊的愣在当场,他慢慢的转身,看到门外闪现耀眼的光,和一声紧似一声的雷,他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升腾起来,渐渐地将他包裹起来。

  落珠似的雨水,有节奏地敲打在屋瓦和窗棂上。

  也敲打在段杰的心上。

  他颓然的后退了几步,身子重重的撞在书架上,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这一切的呢?”

  段杰想到几个月前和梅家小姐见面那次,当时说起赌约的时候,梅家小姐的那种淡定怎么就没引起他的注意呢!

  “难道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想到结果了?这怎么可能!?这也有点儿太可怕了!”

  想想她微笑的坐在那里,好像是在看一场猴戏,而他们几个人就是那演戏的猴子。

  段杰自嘲的笑了笑,笑声慢慢变大,继而变得疯狂。

  运河上的早晨凉爽宜人,河风吹拂在身上还有些凉意。

  方进站在船弦边,看着前面三条满载货物的大船,他们在运河上已经行驶了十二天了,昨天过了徐州地界向着滕州行去。

  一个护卫走近方进,说道:“方七爷,那两条船又追上来了。”

  方进回头看看远处跟随的两条船,沉声说道:“找两个水性好的人,去帮他们在船底下开两个洞吧。”

  护卫咧开嘴巴笑了,“好嘞!”转身去安排人手去了。

  远处的太天尽头传来一声啾啾的鸟鸣。

  方进把手指放进嘴里,使劲吹了一声口哨,他抬头在空中寻找着那只鹰隼的身影。

  天际边一个黑点慢慢变大,在空中盘旋几圈,朝着方进他们俯冲下来。

  方进身后走来一个护卫,把一只皮护腕递给他,方进戴上护腕,将手臂伸开,那只鹰隼扑棱着翅膀落在他的手臂上。

  方进抬起另外一只手在鹰隼的颈项上撸了两把,“辛苦你了!”他说道。

  他从鹰腿上把装有信纸的竹筒解下来,转身示意身边的护卫把鹰抱走,说道:“把昨天钓的那条大鱼给它吃吧。”

  护卫把扑棱翅膀的鹰隼抱住,应了一声“是”,转身走了。

  方进扣开蜡封,倒出来里面的信纸,展开来看时,上面只写了两个字,和一个梅家家主的印章。

  “烧船!”

  他在嘴里喃喃的念着这两个字。

  方进微眯双目远眺前方的几条船,又转头看看身处的这条船,这几条船上可是装载了价值十六万两银子的蚕丝。

  这是低价收购回来的数目,如果照往年的价格来算这批蚕丝,恐怕三十万两银子都买不下这么多的丝。

  这要一把火烧了,唯实有些暴殄天物啊!

  方进再度拿起信纸来看,他没有看上面的字,而是看着那个红色的圆形印章。

  这是大小姐怕他不肯执行她的命令,特意加上的印吧!?

  方进把那信纸在手里揉捏了几下,扬手丢进波涛汹涌的运河里,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他又看了一下前面的几条船,这要是大白天把船给烧了,附近有人看到了肯定是要来救援的。

  一天在平平淡淡中过去,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事情,中间有一点儿小小的波折,就是后面跟了他们十来天的那两条船,因为漏水,在附近的码头靠岸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方进把船上几个亲信的人叫起来,把大小姐吩咐的事儿和他们说了,让他们准备好了,一会儿火烧起来后,跳河游到岸上去。

  几人听到要把船上十几万的货烧了,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方进,询问是不是他搞错了。

  方进想要拿出盖有家主印信的信已经不能够了,他有点懊恼自己当初怎么就把信给扔了呢!“我能拿这事儿哄你们吗?这要不是大小姐吩咐的事情,那要是我把船烧了,回去后还不得让大小姐给送去官府治罪?!”他说道。

  几人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又问方进接下来要怎么做。

  方进让几个去船舱找些灯油、食用油,浇淋到那些蚕丝上,等火烧起来后,再喊其他人逃生。

  几个人点头称“是”,转身去找引火之物。

  不多时几人回来,只找到四两灯油。

  “够了。”方进说道。

  他拿着油瓶子纵身而起,几个起落就到了最前面的一条船上,也不见他是如何洒的油,等他再次飞身回来的时候,前面三条船上已经起了火光。

  若雪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六天后了。

  曹老夫人醒来后的第三天,又再次陷入昏迷,齐老大夫抚脉后说她的心脉已竭,枯熬时日罢了。

  听了齐老大夫这话儿,梅家上下一片哀哀的哭泣声。

  二老爷梅继山给三老爷梅继潭写了一封信,让人骑马送去高淳县,上面言说曹老夫人病危,请他速回。

  隔了三天,梅继潭一身风尘的回来,在曹老夫人的床前饮泣了半天,才被众人劝说回屋洗漱了一下。

  次日,曹老夫人醒转过来,她看着围在身边的儿孙众人,嘴角扬起笑了。

  “都在这里了!这就好了。”

  众人知她大限已到,就问她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告诉他们他们也好去办。

  曹老夫人还真的想想,才说她死后不要大办,几个孙子孙女儿守半年孝就可以了,“让她们几个小孩子该娶的娶,该嫁的嫁吧,都别耽误了大好年华!”她说道。

  梅志远和若娴哭着给曹老夫人磕头,附在地上痛哭不已。

  梅继山和梅继潭异口同声的应道:“儿子记下了。”

  曹老夫人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两个孙辈儿,面上的笑容不改,她扭头看向站在床头旁边的田氏和若雪姐妹三人,张嘴想说什么的时候,外面有丫鬟进来,喊了一声“大小姐”。

  屋里的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她,吓的她瑟缩的往后面退了两步。

  曹老夫人脸上的笑容在也维持不住,她快速的回头看着若雪,想要知道又是什么事情发生了,让一个丫鬟没有顾忌的就闯进来。

  若雪犹豫了一瞬,看着那个丫鬟说道:“什么事?说吧。”

  丫鬟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回……回大小姐,刚才秋霖进来说,咱们家的运纱船在滕州附近的运河上,起火沉没了,四条船全……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