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一章 黄秉善

作品:梅若雪|作者:竹梅无情|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8-05 15:56:23|下载:梅若雪TXT下载
  杨氏没听明白丫鬟说的话,急声问道:“什么东西烧了?”

  丫鬟说道:“咱们家运蚕丝的船烧了。”

  梅继山和梅继潭也看着若雪,不知道这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他们怎么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

  梅志高弟兄几人,和若凤几个人站的稍远些,分分把目光放在若雪身上,好像又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

  田氏看到众人的眼光,像刀子一样投在女儿身上,她皱起眉头,眼眸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直把他们逼的扭头避让才罢。

  杨氏疾声厉色的问道:“你又做下什么事情没有和家里人说?你是不是想把梅家败光了才行!?”

  “阿婆不是说过,生意上的事情不用和家里说的吗?”若红反唇相讥的问了一句,她就看不惯杨氏这种动不动就把矛头指向若雪的样子。

  杨氏就是特招人烦的那种人。

  杨氏被若红噎的说不出话来,怒目圆睁瞪着若红那张小脸儿,恨不得上去打两个嘴巴子,再给她脸上开两道口子。

  杨氏不经意的握了一下拳头,她这几天可都戴着那个带针的戒指,把她惹急了,她就装一次疯打将上去,非打花她们姐妹两个的脸不可。

  旁边的陶氏往前头走了半步,预备着拦着杨氏,不让她在这个时候闹起来。

  曹老夫人看到一家人又斗起来,使尽全力拍了一下床榻,喝道:“闭嘴!”

  众人被她一喝,都醒过神儿来,齐刷刷的看向曹老夫人。

  就看见她的胸膛高低起伏着,像是要把所有的空气全吸进肺里不可,只有那样才能满足她的需求似的。

  曹老夫人死死的看着若雪,好半天才说一句话,“说……吧。”她说道。

  若雪走到床边儿,在脚踏上跪下来,伸手抚着曹老夫人的心口,微笑着在她耳边儿说道:“阿婆,没事啦!赌约赢了。”

  曹老夫人的眼眸亮了亮,看到若雪眼里的自信和诚恳,她的嘴角也翘了起来,急促的呼吸了两下,随即眼皮垂了下来,脑袋也歪向这边儿。

  “阿娘!”

  “阿婆……”

  几声惊呼同时响了起来。

  接着是跪地磕头声,和嚎啕声。

  杨氏的哭声最大,一边哭一边儿数落着若雪,说曹老夫人死的太早了,家里一堆事情都没有了理好,梅家要被若雪败光了。

  若雪跪着后退几步,磕了头,直起身子看着床上的老人,一生强势的祖母,总是想要掌控一切,到头来两眼一闭什么也不是她的。

  她所能拥有的,只是经历的繁华,和走过的坎坷罢了!

  众人哭了一阵子,田氏哽咽地说道:“都别哭了,先给阿娘入殓了要紧。”她扶着丫鬟紫云的手站起来。

  梅继山等人也就收了眼泪,慢慢的都站起来了,抹眼泪出去让人搭灵棚,分派香烛纸钱,抬棺椁装殓曹老夫人,请和尚来念往生经。

  田氏妯娌几个人在屋里看着人给曹老夫人洗漱了,上妆绾发,穿上寿衣穿上登云靴等着入殓。

  杨氏本想着向若雪问清楚蚕丝的事情,见众人都在忙着曹老夫人入殓的事情,也咬牙忍住了没有开口问。

  若雪缓缓的站起来了,又看了曹老夫人两眼,转身往外走去,她要吩咐院子里的人换衣服,换帐子、灯笼、帘子……好多事情等着她去吩咐。久久看书

  若红跟在她后面,拿帕子抹着泪水也往外面走去,她还没哭够呢!看到曹老夫人在一家人陪伴下死了,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想起自己的奶奶,在自己上大学没多久,就孤零零的一个人死在家里,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若红就忍不住想要嚎啕大哭。

  可是她不敢,她怕人家以为她疯了,她和曹老夫人不亲近,那样哭会惹人疑窦的。

  若雪走到门口时,一只小手伸进她的手里,低头看见妹妹若兰有些发白的小脸儿。

  她被吓坏了吧!

  陶氏这会儿和田氏站在一处,根本无暇顾及若兰,若兰就在远处看着,大人跪她也跪,大人哭她也跟着一起哭,就是不敢上前面去。

  若雪拉着若兰出来,和她说道:“你跟着莲馨去吧,让她帮你换上孝服,一会儿到前面书房那里找我。”

  若兰乖巧的点点小脑袋瓜,转身拉莲馨走了。

  小桃撵上去,问莲馨,“姐姐,我也要换衣服吧?上次大老爷走的时候,穿的衣服还能穿,……”

  莲馨打断了小丫鬟的话,说道:“那会儿你穿的是素服,这次要穿孝服了,你去田顺嫂子那里领,如果没有,你就待在你们院子里面不要乱跑了,六小姐这里暂时不用你伺候了。”

  小桃应了一声,赶紧往西角门的后罩房跑去。

  进了后罩房的小夹道,就看到丫鬟仆妇来回的走动着,有的人抱着几身衣服,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有人已经穿好了,却也捧一身或几身衣服走了。

  小桃赶紧往夹道深处挤去,费了好大力气她才挤到田顺媳妇儿跟前,扯着嗓子喊道:“田顺婶子,我来领衣裳。”

  田顺媳妇儿看到来人是六小姐身边的小桃,就说道:“你的衣裳让你们院子里的李嫂子领走了,你去找她要去。”

  “婶子,你这里还有多余的给我一身,我换了还要去伺候小姐呢!”小桃不想再跑一趟回三房院里去,就和田顺媳妇儿缠磨起来。

  “你没看我忙着呢?没功夫和你磕牙。你快点儿回去吧。”

  田顺媳妇儿摆手让她去,转身和一个来领衣服的仆妇说话,问她要领几件,都是谁的,那仆妇说了几个人名出来。

  田顺媳妇儿说道:“她们平日里都不出来,不用领衣裳了,你单领你的吧。”

  仆妇接了自己的那份孝衣,唯唯诺诺的走了,到了无人处往那地上啐了一口,小声骂道:“老虔婆,呸!又不是你家的布做的衣裳,多给两件怎么了?又少不了你二两后臀肉,……”

  她一路走一路骂着,看到人了就笑脸相迎。

  黄秉善来到梅家的时候,大门口才搭起来架子,还没有上棚布,扎灵幡。

  梅志远和梅志高还有从学堂里赶来的梅正丽,在这里看着二三十个家丁护院搭灵棚。

  黄秉善看这一群身上穿孝服的人有些刺目,走到近前问道:“府上这是什么仙人逝了?”

  他前天就收到段杰的信了,让他出高价把梅家小姐手里的蚕丝买下来,他疯了才会买那些没人要的东西呢!

  梅志远上前说道:“是在下的祖母去世了。”

  黄秉善又问道:“你家大人呢?”

  “我父亲在里面呢。黄伯父里面请。”梅志远说道。

  黄秉善呵呵笑道:“我问的是你们家的家主,梅大小姐可在家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