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卷 天外来客 第一百零四章 重见天日!

作品:大道风华|作者:兴于微言|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8-01 23:10:56|下载:大道风华TXT下载
  王仪一言不合,直接动手,双手掐诀间一把火红飞剑霎时飞出,径直斩向李南山,李南山神色从容不迫,抬手掐诀一指,银光飞剑闪烁而出。

  不过刹那间,两把飞剑短兵相接,仿佛摧枯拉朽一般,火红飞剑顷刻支离破碎,紧接着,银光飞剑速度再度提升,转瞬悬停于王仪的咽喉处。

  一招败北,王仪猛然回过神来,神情难以置信,喃喃道:“不可能!当年你的修为明明比我还弱一分,如今我的修为已是筑基中期……你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这绝对不可能!!”

  李南山抬手召回银光飞剑,不咸不淡道:“王道友,李某无意杀你,若你还想寻仇,随时奉陪!”

  王仪听闻此语,握紧双拳,面目狰狞道:“兄长惨死你手,此仇不共戴天,我绝不可能放弃!”

  李南山语气平静道:“王道友把兄长看的如此重要,你可知王冲如何看待你,当年他又是如何说你?”

  “哼!王某兄长已死,你无论说什么,都是死无对证,你大可编造污蔑之语,来辱我兄长!”

  话语间,王仪不顾一切,翻手取出一枚火红玉符,生生将其捏碎,一只巨大的火凤虚影蓦然出现,它若是爆炸开来,整个丝绸庄将会毁于一旦。

  李南山见王仪已经不管不顾,他无奈之下,抬手一指,银光飞剑霎时一闪而过,直接洞穿王仪的丹田。

  王仪丹田破碎,根基尽毁,十多年苦修而来的一身修为,顷刻间付之流水,再难修炼而回。

  火凤虚影没了灵力支撑,渐渐消散一空,李南山看着面色惨白的王仪,开口道:“你我本无深仇大怨……但你的杀心太重,我废你一身修为,望你往后以凡人之身,消除一身戾气,别再踏上道途!”

  王仪感受着空荡荡的丹田与虚弱无力的肉身,看着一脸淡然的李南山,面目扭曲,恨声道:“我根本不需要你的怜悯,是我技不如人,甘愿受死……你尽管杀了我!”

  李南山摇了摇头,向风清歌问道:“师父,你有没有什么神通,可以消除他的一部分记忆?”

  风清歌闻言,轻轻点头,玉手隔空一点,一道灰芒顿时从她的指尖飞出,转瞬没入王仪的眉心,王仪的神情霎时一片茫然,眼神无比空洞。

  风清歌轻抬玉手,又是隔空一点,一股浩瀚的法力将王仪整个地包裹,下一瞬,王仪的身形直接消失不见。

  李南山见状,不禁问道:“师父,你这是把王仪送到哪儿去了?”

  “他还在江宁城,不过已经不记得我们了。”风清歌本来正在熟睡,被王仪所打扰,气呼呼道:“这人真是讨厌,大半夜过来扰人清静,徒儿,既然他一心求死,你为何不一剑杀了他。”

  “师父,我与王仪根本没有到生死相向的地步。”李南山轻叹一声,无可奈何道:“有时候仇怨真的是没有缘由,希望他往后以凡人之身,可以活的轻松一点。”

  李南山此时于心不忍放过了王仪,他没有料到的是,却在不知不觉中,埋下了一个巨大的祸根。

  ---------------

  封离情将李长青赐予的增添寿元的丹药,给母亲服下以后,李言心一夜之间重获青春。

  封离情高高兴兴地在家中住了三日,不过往后的两个晚上,李南山与风清歌没有继续在丝绸庄留宿,师徒二人回到青囊药坊,为这座十多年无人居住的老宅子,添上了几分人气。

  三日过后,在李言心欣慰目光的注视下,李南山三人的身影蓦然消失不见,风清歌接连施展瞬移,不过几个呼吸以后,三人便已经回到了百草门。

  封离情本想与李南山在一起多待一段时间,不愿意就此回去内门,然而,李长青却在第一时间,得知她回来的消息。

  李长青直接在李南山三人面前现身,不由分说地将不情不愿的封离情带走,封离情愁眉苦脸的离去以后,师徒二人相视一笑,返回洞府,一个为了结丹,一个为了入神,开始潜心修炼。

  修真界暗潮涌动,风云变幻,以太上青天门为首的三宗蠢蠢欲动,欲要一统东华剑洲,但是百草门、大力门,以及最为神秘的无为道宗,都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若想一统东华剑洲,需要极大的魄力与强大的实力,二者缺一不可,如今的太上青天门三宗,尚还远远没有达到。

  李南山与风清歌,都是极为重要的关键人物,修真界风云诡谲的局面,暂时无法影响深居在洞府中的师徒二人。

  ……

  风清歌的梦境亦真亦幻,仿若触之即破的梦幻泡影,她仿佛置身于时间长河中尽情遨游,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当风清歌从梦境中醒来以后,她难以回想起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不过她对于入神道意的感悟,却在一点点的加深。

  画卷世界灵湖的中心位置,在湖波荡漾,雾气迷蒙之中,李南山盘坐于荷叶平台上吐纳,不分日夜的潜心修炼,识海之中的第三枚银白剑丸,肉眼可见的一点点圆满。

  师徒二人为了早日增强实力,为了在修真界立足,抛开一切,忘乎所以,完全沉浸在修炼之中。

  ---------------

  岁月点点流逝,春去秋来,转眼画卷世界过去了三个年头。

  这一日。

  灵湖之上雾气朦胧,水波翻涌,荷叶之上,隐约可见一人影,正在盘坐吐纳。

  李南山默默运转风雷剑诀,识海中的一枚璀璨圆满、熠熠生辉的银白剑丸,从上丹田泥宫丸处一点点下沉,途经中丹田绛宫,最终与另外两枚银白剑丸汇集于下丹田气海。

  本来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李南山即将迈入筑基大圆满,然而在三枚圆满的银白剑丸汇合以后,他的神情陡然狰狞起来,原本气海丹田的稳定状态,在第三枚剑丸加入以后,突然开始混乱起来。

  三枚银白剑丸状态不稳,气海丹田缓缓膨胀,一股股狂躁精纯的灵力,在李南山的四肢百骸中不停地游窜冲撞,修为气息紊乱的同时,带来极致的痛苦。

  在洞府中盘坐闭目的风清歌心有所感,发觉李南山的异样,她抬手召出山水画卷,身形一晃,蓦然出现在他身旁。

  风清歌散出神识,瞧见李南山体内正在缓缓膨胀的丹田,以及不断游窜的狂暴灵力,不禁目露忧色,她伸出玉手,轻贴在李南山的眉心处。

  眉心处传来冰凉滑腻的触感,紧接着,一股柔和浩瀚的法力涌入,如同春风拂面,李南山颤抖摇晃的身形顿时一止,扭曲的面容也渐渐平和下来。

  “徒儿,你要想出一个办法,让丹田中的三枚剑丸保持稳定,相安无事,不然这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风清歌轻柔关切的声音在识海中回荡,李南山听闻此语,犹如醍醐灌顶,一缕灵光乍现,他再度运转风雷剑诀,丹田中的三枚剑丸,顿时随着他的心神所指,缓缓挪动。

  一炷香以后,三枚圆满的银白剑丸,以等边三角形的绝对稳定结构,于气海丹田中漂浮流转,如同三颗相互围绕旋转的行星,每时每刻都在移动,却又保持着相对平衡。

  风清歌适时相助,突如其来的危机解除,一切又回到正常轨道,铺天盖地的灵气聚集成漩,停留在李南山的天灵之上。

  风清歌瞧见一切恢复正常,李南山即将突破,她轻轻一笑,收回玉手,身子一晃,直接退到一旁。

  浩瀚磅礴的灵气,从李南山天灵处鱼贯而入,一股庞大的灵力修为,如洪水决堤一般在体内爆发开来,一股无形的气势与灵威,向四周缓缓扩散。

  半个时辰以后,灵力漩涡消散一空,李南山双眼蓦然开阖,两朵极淡的青莲印记,伴随着一缕精光,在瞳孔中一闪而过。

  李南山倏地站起身来,望着仿若镜花水月的绝美容颜,咧嘴一笑道:“师父,我的修为终于达到筑基大圆满了……下一步,便是结丹!”

  风清歌神情恬淡,明媚动人,微微点头,会心一笑道:“徒儿,为师距离入神期,也是不太远了。”

  李南山正欲开口,却蓦然生出一股仿佛冥冥之中的奇特感应,与当年他成就天品筑基时的感觉一模一样,他不禁抬起头来,目光所及之处,是外界无边无际的朗朗晴空。

  正当此时,外界的青空之上,云层翻涌,风云变幻,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一缕七彩之芒仿佛一道从天外降临的奇光,从九天之上落下,它的目标,正是横插在悬崖峭壁中的青铜古剑!

  这道天外奇光,横跨无尽的时空距离,转瞬没入青铜古剑内部的废墟之地,紧接着,巨大的青铜古剑开始不停地震颤,仿佛有无上大能将青铜古剑缓缓从峭壁中拔出,如同一柄蒙尘的长剑缓缓出鞘。

  风华仙剑,重见天日!

  随着青铜古剑的出鞘,一股沧桑古朴之意与惊天威压扩散八方,通天灵河起伏翻涌,大浪滔天!

  最终,这柄遮天蔽日,回山转海的青铜古剑,漂浮于无穷无尽的通天灵河上方,与此同时,一阵冷漠无情的声音,在整个东华剑洲之地,缓缓传荡开来。

  “青天剑冢,重现世间。天命之子,获吾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