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识好人心

作品:丹帝重生|作者:小伞菇|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8-01 23:12:29|下载:丹帝重生TXT下载
  无数的事物被切割。

  无论是这凸起的巨石,还是高大的树木,无论是高耸的山包,还是流淌的溪流,在刀光乍现那一刻,化为了两截。

  山河断流。

  “你!”光臣低头,看着自己依旧在往前奔袭的下半身,脑海里面只有恐惧。

  怎么能够如此强大的炼脉境强者。

  他的所有防御,皆是在那一道刀光之中化作了齑粉。

  防具,兵器,气力,战技,所有的一切都是被斩断了,比纸还薄。

  他见过了无数的圣品强者,甚至连血宗的血无良他都亲身体会过,虽然强大,但真的无法像向阳辉这般让人绝望啊!

  “我……”光臣想要发出示警,可惜,他脑海之中的意识昏暗了下去,噗通一声,上半截身体栽倒在地。

  同一时间,那天空中咆哮的血色巨虎,嘶吼一声,犹如气泡一般,炸裂开来,化作了漫天的血色气息。

  向阳辉云淡风轻,好似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他就站在原地,嘴角扬起一丝计谋得逞的微笑。

  他之所以等光臣将血色气力攀升到最大,也是想要吸引更多的血宗弟子。

  一个一个去找,那真的太麻烦了,要杀就一网打尽,等着敌人前来送死。

  果不其然,向阳辉还未等些许片刻,几名实力强劲的参赛者便是出现在这片区域,而后他们望着断成两截的光臣,一脸的骇然。

  这可是血宗的真正核心精英弟子,如今居然被人斩杀在了秘境之中。

  “小子,你,该死!”有宗门弟子暴怒,想要说场面话,说血宗的强大,说向阳辉的无知无畏。

  但也有人转身就走。

  他们不傻!

  血宗的光臣,实力很强,但就算如此,也是被人一刀两断,而且,这其中的间隔太短了,几乎可以说是血宗光臣连对方一击都没有接下来!

  这样的强者,非是他们能够匹敌。

  不过,这转身就走的几人没有第一时间捏碎资格标签,因为他们觉得,有一群脑子不够用的人帮他们抵挡,以他们自身的实力,逃走应该足够了!

  这个想法刚刚升腾,一道刀芒夹带着一丝光亮就遮蔽了他们眼前的一切,紧接着,疼痛感传来。

  所有人,包括先前辱骂的一些中门弟子,他们呆呆地望着,低头看着分离的身体,一脸的不敢置信。

  炼脉境,有这么强大的强者吗?说是圣品巅峰的气海境也不为过啊!

  嗤嗤嗤。

  山河倒流,山包破碎。

  向阳辉四周,无数人的人在满脸惊恐的情绪下倒在地上。

  “还是太少了啊!”向阳辉望了一眼四周,叹息一声。如果不是有人第一时间外逃,他也不想这么快就将其斩杀,他还想放长线多钓点鱼,可惜,有的人就是自作聪明,这令得他只能提前将其斩杀!

  这里爆发的强大气机和无尽的血腥气,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其他宗门的弟子,而后当他们来到这里,瞧得地上躺着的一地尸体,皆是惊骇连连。

  资格标签只要捏碎,这个秘境携带的阵法就会将人送出去,间隔绝对不会超过三秒,也就是说,不达到碾压的级别,根本不可能杀人,如今能够参加东洲宗门大比的中门弟子,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其修为都相差不大,除非是前十宗门的绝对嫡系之中的嫡系才能让人害怕。

  他们没有想到,这默默无闻,根本就不会引起人注意的祁连宗弟子向阳辉,居然可以达到这个程度,与这些嫡系天之骄子比肩!

  “那个是血宗的光臣吧,居然被斩成了两截,我听说他可是接近圣品气脉数量的强者啊!”

  “是啊,血宗何等强大,就算处在同一级别,血宗的强者也是极其强绝,唯有楚山和东州府的人能够稳压一头,没想到广场居然死在了这里,死在了无名小子的手里。”

  “这里的尸体数量,恐怕就算是血无良都要费一番手脚吧!”

  议论声之后,所有人都望着向阳辉,而当向阳辉的目光望来,他们都是纷纷移开了目光,一刹那,所有人一哄而散。

  因为向阳辉的目光太过吓人,哪怕只是平时,都给人以巨大的压力。

  向阳辉没有理会,他虽然知道这些人之中可能会有血宗附属实力的弟子,但他也不会因此而滥杀无辜。

  冤有头债有主,他只针对血宗,以及对他不敬,想要杀他的人!

  向阳辉目光扫了一眼四周,随即也不分辨方位,随意找了一个方向,快速奔袭。反正他已经记住了血宗参赛的十名弟子的气息,到时候只要不是间隔太远,他总能够遇见。

  “向阳辉?”一处山涧,向阳辉刚刚进入,一道声音就在一旁的灌木丛之中响起,紧接着,一道道水花声响起,潮湿的灌木丛之中走出两个身形狼狈,全身沾染了泥土的冰九天和钢三炼两人。

  “你没死,不,你没事?”钢三炼一脸的惊异,不断地上下打量向阳辉。

  先前的光臣可是压得他透不过起来,那般强大,他觉得向阳辉可能就会被逼出秘境,就算向阳辉强大能够抵御,至少也会身形狼狈,如同他们一般,可现在,向阳辉居然毫发无损,甚至连衣角都没有沾染半点灰尘。

  什么时候血宗的人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你们这是?”向阳辉愣神。两人真的太狼狈了,简直像是夹着尾巴的流浪狗。

  冰九天与钢三炼两人苦笑。现在血宗以及其附属势力针对祁连宗,这导致他们无论在那里,都会被人锁定,逼迫,所以,这才在重逢之后,他们就老实了许多。

  “向兄,要一起吗?”冰九天开口建议道。他们真的很难,被人到处撵,如果一直这样,他们别说坚持到秘境结束,就算坚持到发光玉牌出现,都是极为艰难。

  所以,他们才会认清楚了现实,打算仅仅抱着向阳辉的大腿了。

  向阳辉摇摇头,道,“我另有要事,你们现在这里安心等待发光玉牌吧!”

  这可是收取血宗利息的好机会,向阳辉自然不会放过,他要满秘境找血宗的人,将血宗的人一一清除。

  这样一来,向阳辉自然就没有时间与冰九天与钢三炼两人安静地等待发光玉牌了。

  “那好吧!”冰九天看着向阳辉认真的表情,叹息一声。

  “告辞!”向阳辉拱拱手,继续朝着一个方向奔袭。

  眨眼之间,向阳辉的背影就消失在这片山涧之外。

  “嘁,好心当作驴肝肺,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不就是从光臣手中逃了吗?跟谁做不到一样!”钢三炼负气地叫嚣道,“这么明目张胆地在秘境里面跑,真是嫌命长,就算逃得了一次,还能逃得了几次,这里可不仅仅只有血宗光臣一人而已!待会遇见血宗的血无良,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跑……到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