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45章 ……也是,处弼兄这段时间打牌的确挺辛苦的(求订阅求票票)

作品:大唐第一世家|作者:晴了|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5:33:05|下载:大唐第一世家TXT下载
  “伯伯,咱们先别聊鸟了,还是先来聊聊你家的狗。”

  程处弼觉得自己再不转移话题,这位兴奋的李伯伯能够聊一晚上的鸟。

  李客师总算是想到了让儿子去请程处弼过来的目的,请这二位晚辈入座之后关切地问起了黑魅的情况。

  听了程处弼之言,那黑魅还能有救,李客师不由得大喜,当即点头应允。

  让程处弼抽得空间,就过来给他的爱犬动手术。

  只管放心大胆的给他的爱犬动手术,哪怕是治不好也没事。

  大不了就让这条血统极其优秀的黑魅成为种狗,上不了战场,好歹可以啪啪啪传宗接代。

  这样的路数,顿时让程处弼和李恪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老牛哥。

  话说回来,牛哥一去数月,早就已经抵达了凉州,通过他爹的关系,成为了凉州守军中的一名校尉。

  所谓校尉,不比秦汉,在大唐只是低级军官之称,也就是管一营两百人马。

  不过凭着他牛哥的本事,肯定不会有问题。

  只希望这位牛哥能够扎实肯干,早日干出来番事业,功成名就,早点窜回长安娶老婆生娃。

  好满足一下牛叔叔的心愿。

  得知爱犬的腿伤有救,李客师十分高兴,频频邀饮不已。

  嗯,鸟贼大将军家不像老程家,成天拿那滋味古怪的三勒浆到处吓人。

  他家是纯正的葡萄酿,不掺水也不掺酒中精华,比不得老程家秘制佳酿的劲道。

  不过话说回来,老李家烹饪禽类的手段,倒真是一绝,姑且不论是什么样的禽类。

  烹饪出来的口感和风味倒是颇为适口,就是这位客师伯伯很喜欢指名道姓。

  “看到了没,这就是焖烧的乌鸦肉,滋味不错吧?还有这,是炸的乌鸦翅。

  这玩意肉不多,可是要是炸酥了,嚼起来贼香。”

  程处弼与李恪这一餐吃得真可谓心惊肉跳,时不时就得灌上一杯葡萄酿压压惊。

  “伯伯果然厉害,天下鸟儿千千万,到了你手上,都能够被烹饪着可口的美食。”

  “哈哈……一般而已,打小老夫就喜欢吃这些两条腿的玩意,不太乐意吃四条腿的。”

  程处弼顿时对这位李客师伯伯刮目相看,至少他的膳食理念,很符合后世的健康饮食观。

  “有道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吃四条腿不如吃两条腿,吃两条腿不如吃没有腿。”

  “你这是啥意思,还能有没腿的活物?”李器正在啃着不知道是乌鸦还是鹰的脖子,好奇地问道。

  具体是什么品种的鹰,程处弼懒得打听,毕竟自己真不清楚哪种鹰是几级保护动物。

  反正只要吃了,肯定少不了免费警车接送,赠送铂金手链,免费餐饮食宿。

  外加经常性集体看影视节目的,集休闲娱乐和社会教育为一体的长期封闭式旅行团。

  “贤弟,你莫非忘了,水里游的可都没腿。”李恪一乐,瞬间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由然而生。

  李器看到李恪那副洋洋得意的表情,顿时也不乐意了。

  “为德兄你莫忘了,青蛙、癞蛤蟆,还有王八也能在水里游,他们还不一样四条腿?”

  李恪的脸直接就黑了。神特么的青蛙,癞蛤蟆,你特么能不能别跟我杠。

  “贤弟言之有理,虾和蟹的腿更多。”程处弼兴灾乐祸地在旁边插刀道。

  李恪目光幽怨地瞅一眼李器,看一眼程处弼,这两个混帐玩意。

  说好的要刎颈一辈子,结果你们特地的是在拿刀子扎老子的腰子。

  李客师这位伯伯还算是温柔的,劝吃不劝喝,进了鸟贼大将军的府邸。

  酒可以不喝,但禽类的肉你一定得尝尝,不尝不算完。

  吃饱喝足,程处弼与李恪是扶着墙离开的李客师府邸。

  李器这哥们还特地追了出来,一手提着一只干货,嗯,腌好的野鸭。

  李器说这玩意滋味特棒,特别是拿来做炖菜,特别的美味。

  程处弼也李恪只能含笑领下了这份美意。只是离开了李府没多远,李恪并告诉程处弼。

  他这段时间一碰禽鸟类就不舒服,再加上老程家口子多,吃东西不挑,送给了程处弼。

  提溜着这两只红褐色的干野鸭,好歹是扁嘴的货色,一看就可以食用。

  如果还是乌鸦干,猫头鹰干,秃鹫干之类的玩意。

  程处弼绝对会半路给悄悄扔掉,毕竟吃那些玩意心理压力太大。

  #####

  等到休沐之日,程处弼带着自己的治疗箱还有两位忠仆助手再次来到了李府。

  对那条叫黑妹的公狗进行了骨骼手术,这一回程处弼将他的手术工具拿出来时。

  不论是李器还是李客师,这对父子都看得眼皮直跳。一件件,一柄柄,看起来都显得那样狰狞的金属器械。

  李器满脸都是新奇之色,抄起了一柄一看就很霸道的剪子,他怀疑那玩意怕是连细骨头都能够一剪两断。

  “我说兄台,给狗做个手术而已,犯不着吧,小弟记得你给人动手术都没用过这么多。”

  “那个处弼贤侄,怎么还有锯子,这玩意也能拿来做手术?”李客抚着着长须。

  打量着里边的锯子、锥子,还有铁锥,铁凿等。

  嗯,甚至还有锉刀、铲刀等玩意,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手术不一样好不好,那是做组织切割,需要的特定工具不多,但是想要进行骨科手术。”

  程处弼呵呵一乐。“就需要专业的骨科手术工具,专门针对骨头的,自然需要足够结实,有力。”

  不然,怕是骨头没碎,工具先碎,那乐子就大了。

  程处弼这堆工具,是他自打从九成宫回来之后,就开始攒的,毕竟听到李承乾这位太子殿下摔伤了腿后。

  本着以防万一的心思,可惜一直没有试手的机会,这些工具,仍旧是用上好的镔铁打造。

  其实应该已经属于是钢材级别,都呈现出漂亮的亮银色,看得那陪伴爱犬蹲在手术间里的李器啧啧有声。

  “兄台你可真是大方,光是你这些做手术的玩意,怕就得耗不少财帛吧?”

  “呵呵……你说对了,光这一箱子的骨科手术工具,就足足花了两百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