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204.终究是吴指挥使扛下了所有(求全订求月票)

作品:女帝背后的男人|作者:我吃杏子|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1-14 05:33:36|下载:女帝背后的男人TXT下载
  郑国公府。

  洛清郡主被关在房中,已有七八天的时间了,人关久了会自闭,何况是随时有可能被当作政治筹码,拉去辽东高句丽和亲的洛清郡主,那已经是深度自闭了。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洛清郡主正暗暗伤神,自怜自叹,今日一早,又听到侍女传来消息,昨日李广胜去宫门外疾呼,被陛下捉了送去天牢了。

  天牢那是什么地方啊?那是直接受皇帝管辖的牢狱,专门关押一些政治犯,或是触怒皇帝的犯人。

  基本上进去就是有进无出的事情。

  当然了,天牢也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私刑严重,在天牢里死的,一般都是赐毒酒,赐白绫,死的多少也算是体面人。

  一想到自己可能马上就要和亲去高句丽,嫁给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而自己的心上人,如今却身陷牢狱,前途未卜。

  洛清郡主眼睛一红,心头一酸,扑倒在了案几上,那这几日已经是把眼泪都给哭的干干净净的。

  房门此时被推开,就见到长河郡主的母亲,亲自带着两个侍女走了进来,长河郡主脸色不错,本来还带着笑意,但看到洛清郡主趴在桌子上了无生趣的样子,长河郡主也是忍不住凄苦起来。

  但也还是强撑着笑容,坐到了洛清郡主的身旁,说道:

  “洛清啊,今日才听说,那些个赞同和亲的大臣,昨天全都挨了五个板子!”

  洛清一愣,抬起头问道:

  “陛、陛下决定不和亲了?”

  “这倒不是,听说,那些大臣是上青楼被抓了现行……”

  洛清郡主又凄苦了起来,长河郡主见到女儿的模样,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事情一刻没定下来,便一刻也说不准,听闻朝中来了一个叫吴琼的锦衣卫指挥使,陛下很器重他,昨夜那些大臣们,就是为了拉拢吴指挥使所以才去的青楼,那吴指挥使也因此被陛下责罚了,说不定此事,能让这位吴指挥使和那些大臣们之间,生出嫌隙,他会反对和亲也说不定。”

  长河郡主说到此处,发现洛清郡主依然泪眼婆娑,心情不佳,自己想想也是,和亲这种事情,就连郑国公都已经倒向了赞成和亲的阵营,唯一据理力争的李广胜都进了天牢,吴指挥使什么胆子,敢反对和亲?

  只怕这吴指挥使,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说不定啊,没准今天晚上就降旨和亲了。

  一想到此处,洛清郡主哭的更是梨花带雨,抓着母亲长河郡主的手,哭道:

  “娘亲,女儿求您件事。”

  长河郡主也是眼中含泪,点了点头,就听洛清郡主决然说道:

  “让我……让我最后见一眼李郎吧……”

  ————————

  吴琼想去见李长苏,也得先知道他住在哪里,好在有锦衣卫系统,查到李长苏住处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对方是号称“幼凤”,智多近妖的人物,吴琼免不了要做些准备,什么诗词,对子,脑筋急转弯来一点,万一对方喜欢这一套呢?

  那这种事情,去找璐璐来商量,集思广益一下肯定是没错的,结果过去之后璐璐关着门不出来,就隔着门说了一句话:

  “你不是挺会抄晏几道的情诗吗?你继续抄不就是了。”

  吴琼人都傻了,李长苏一个蜀中杰出少年人物,我抄情诗?不过璐璐你居然知道晏几道的诗词?那我昨天写的那首……

  吴琼决定不想那么多了。

  吴琼还以为璐璐不理睬自己,是因为自己昨天捏了一把她屁股的事情呢,他压根就不知道璐璐对傅红颜的感觉也感同身受。

  眼见着璐璐不愿意开门,吴琼只能回自己屋里休息,顺便等待锦衣卫那边的消息,结果他一进门的时候,就正好瞧见傅红颜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套黑色丝袜看着发呆。

  在听到了开门声音,随后见到吴琼之后,傅红颜惊讶的喊了一声:

  “啊!夫君?”

  傅红颜随后看向了打开的包裹,然后说道:

  “夫君带回来的脏旧衣服,我想替夫君收拾一下,但这个……是女人的衣服吧?”

  傅红颜将丝袜提高了起来,脸上带着狐疑的表情。

  吴琼面不改色的说道:

  “是啊,这是我带给你的礼物。”

  这个丝袜其实是璐璐的,因为来到大周之后,换上了大周当地人的衣服,自然也就用不上这一双黑色丝袜,本来璐璐是要扔掉的,但被吴琼给拿过来了。

  就像之前说的,谁敢扔,此生不共戴天。

  这没准是大周现存唯一的黑丝。

  “对了还有一双高跟鞋。”

  吴琼从包里翻出了一双高跟鞋来,然后亮在了傅红颜的面前,一脸期待的说道:

  “试一试?”

  其实吴琼本可以大方的说是璐璐带来的衣服,自己帮忙保存,但如果那样说的话,傅红颜绝对不会轻易的穿,毕竟是别人的东西。

  在一刹那的时间之内,吴琼就已经想到这一点,并且选择了最有利的说辞,如果我说是礼物的话,傅红颜绝对会穿的。

  “既然是夫君买给我的,那我试一试!”

  果然,傅红颜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吴琼之前虽然在门口正大光明的看了璐璐换衣服,但毕竟离得太远,此时看着傅红颜近在咫尺的距离开始换衣服,那真是赏心悦目。

  两人都是夫妻了,该发生的全都发生过了,傅红颜自然不会抗拒,除了害羞的脸色红润一点,不过这也是情趣啊,看着傅红颜那种欲语还休,害羞的开始换衣服的表情,吴琼感觉有些许躁动。

  就见到面前的傅红颜半松襦裙,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平坦的小腹上,素腰盈盈一握,抬起一只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随后开始将黑色的丝袜,试探性的穿在脚趾上。

  但也不知道为何,穿袜子这种事情,穿了几次也都没有成功,反倒是一直在脚趾,小腿那边磨蹭着,就听傅红颜媚眼如丝的看着吴琼,红唇轻起,说了一声:

  “夫君来帮我穿……”

  【砰!】

  正义的热血,占领了高地。

  …………

  璐璐生气的坐在屋子里,吴琼不关心自己也就算了,昨晚上又是折腾一宿,还装作没事人一样,三番两次来撩拨自己,他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那么随便的……

  “呜!”

  璐璐一下子整个身体都做的笔直,从小腿上一下子传来了触电的感觉,明明自己的衣服穿的好好地,但那种感觉开始顺着小腿慢慢往上。

  “不会吧?!大白天?”

  璐璐赶忙站了起来,但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麻了下去,根本一点点都提不上力气来。

  她也只能咬紧了牙关,但牙齿咬碎了,也忍不住啊!

  她赶忙躺到床榻上去,羞红着脸,把被子蒙了起来。

  …………

  待到日近黄昏的时候,吴琼才提着裤腰带走了出来,至于傅红颜?

  练武之人也就睡个一夜就能康复了,毕竟体力耗尽,几近脱水,还反复受了那么重的内伤,得好好休息才是。

  吴琼背着手打算去锦衣卫那边问问情况,都一整天了,怎么也不见到有消息呢?

  路过客房的时候,看到门窗都关的死死的,吴琼不禁摇了摇头:【这璐璐原来本质是宅女啊】

  吴琼直接朝着客厅走,然后差点没吓的摊倒递上去。

  武稚坐在客厅,正喝着茶,看着走过来的吴琼。

  “今天休息好了?”

  吴琼额头渗出了汗珠,拱了拱手:

  “回陛下,休息个七七八八了。”

  武稚眯了眯眼睛,说道:

  “吴指挥使休息方式很奇特啊,朕走进内院没多久就听到了。”

  “以战养战,以战养战。”

  吴琼拱了拱手,问道:

  “陛下何时来的?”

  武稚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摆,说道:

  “朕也才来不久,反正在宫里也闲着无事,正好锦衣卫也查到了那位‘幼凤’的住处,吴指挥使就与朕一同前去吧。”

  吴琼当然是没有意见,反正要去找李长苏,回头也要跟武稚说的,武稚跟着来,倒也省的汇报了。

  吴琼正打算骑马呢,虽然技术烂,但不跑马还是可以的,结果就见到武稚上了銮驾,然后对着吴琼招了招手:

  “吴指挥使过来与朕同乘一车,朕有些话想问问。”

  吴琼一愣,然后也只能在周围宫女们目瞪口呆之中,走上銮驾,倒也不是第一次坐,轻车熟路了。

  只是上官女官为首的一众宫女们,心中都震惊无比:

  【陛下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同乘銮驾,陛下该不会对吴指挥使……】

  不敢想不敢想。

  ————

  (三更1W1求月票求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