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三章 只有可能是你了!

作品:这个门派要逆天啊|作者:挺枪跃马|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1-13 09:29:00|下载:这个门派要逆天啊TXT下载
  慧果居然将真正的破界法坛设置在了神都城!

  就在中原!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而且自己压根感觉不到任何破界气机....

  被转嫁到药王寺那个假的身上了?

  应是如此!

  不可否认,慧果的谋算称得上是极佳。破界气机的转嫁,既隐藏了真正法坛的位置,也将所有敌人都吸引到了药王寺,最重要的是,破界气机就放在那里,无论你怀疑与否,你都得过来查看。

  这就是阳谋。

  明明隶属于心魔寺这个听上去就阴险狡诈的势力,结果施展的谋算却是走得堂皇正大,着实是离谱。

  不过----

  “算你倒霉,居然这都能被人发现,该说这就是所谓的主角气运么,瞎猫碰上死耗子,这都可以遇上。”

  在陆行舟看来,安月瑶接到这个本土任务其实很有意思。

  表面上是轮回殿的固有安排。

  但实际上呢?

  要知道,轮回殿接引轮回者的方法就是基于气运实现的,换而言之,轮回殿背后的大能恐怕对气运也有很深的研究,而轮回殿这种机制,恐怕就是对主角气运的一种迎合,里面的道道可多了。

  当然这只是陆行舟的猜测。

  但无论如何,这种手段还是让陆行舟对轮回殿背后的那位大能感到无比的敬畏,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摇了摇头,将杂念甩出脑海之后,陆行舟就要继续将自身神意投影过来,但直到这时,他才意外发现:

  “....被截断了?”

  “起阵!”

  几乎同时,西域药王寺中,慧果和太裕王又交手了一击,最后重新落回了大半破损的法坛之上,伸手一招,便将那杆三首幡重新抓在了手里。随后就见慧果将三首幡用力摇动,幡上乍现符印。

  “困!”

  轰隆隆!

  幡旗招展,霎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生出无数凶煞恶鬼,原本金碧辉煌的药王寺,瞬间就从人间佛国化作了世上地狱,恶鬼所过之处,灵机封锁,绝地天通,直接隔断了所有的神意联系!

  自然也隔断了陆行舟的神意投影。

  而与此同时,太裕王也是反应了过来,眼见天地间阴云布合,悲风飒飒,冷雾飘飘,鬼哭狼嚎之声无有停止,这位出自圣皇天皇室嫡系的王爷也是面色微变,显然是认出了慧果施展出的手段:

  “绝天陷地阵?”

  “好眼力!”

  见太裕王认出了自己布下的手段,慧果也是不慌不忙,继续道:“还是请王爷您乖乖地留在这里吧。”

  “天真!”太裕王冷笑一声:“要是传说中真正的天绝阵和地烈阵也就罢了,区区一个仿品,真以为能拦我?”

  “试试看呗。”慧果耸了耸肩,不置可否道。

  “那就试试看!”

  太裕王怒吼一声,声势更胜先前,但同时却有一道隐晦神意投入了药王寺内部和不远处陆行舟的耳中。

  “陆国师,是您出手的时候了!”

  陆行舟闻言眼珠子一转,他现在找到了真正的法坛所在,所以心里底气十足:“....阁下想要我做什么?”

  “打破这个阵法!”

  “怎么做?”

  “不需要您暴露,只要你假意被天圣帝击退,然后将部分力量倾泻到药王寺内就行了。”

  “只要这样?”

  “是的!”

  见陆行舟还有疑惑,太裕王立刻解释道:“慧果此阵名为绝天陷地阵,乃是传说中两门至凶阵法的仿品,我有一门血魂破阵法,可以借用人身修士的气血祭阵,以此大幅度消磨阵法的威力。”

  “....所以你要用药王寺的那些僧人破阵?”

  “不错!”

  太裕王的回答毫无犹豫:“反正药王寺投靠欲界天,已是我们的敌人,用他们的气血来破阵正好物尽其用。”

  类似的话太裕王也传音给了天圣帝。

  毕竟他现在已经被慧果死死盯住,若是他出手的话,慧果也必然出手阻挡,所以只有让陆行舟和天圣帝配合,才能借机成事。当然,这里面其实也未尝没有试探两人,尤其是陆行舟的因素在。

  原因很简单:太裕王没看到萧禹余。

  要知道,逆天观迄今为止出手的都只有陆行舟一人,萧禹余始终没有出现,这才让太裕王有些心疑。

  而面对太裕王的提议,

  陆行舟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没问题,你让赵循康全力对我出手,我就顺势为之,将一部分余波引导过去。”

  “好!”

  见陆行舟答应得这么爽快,太裕王也是心神大畅,立刻也传音给了天圣帝:“陛下,不能再留手了!”

  “朕知道!”

  天圣帝所化真龙怒吼一声,口中的青玉龙烛盏光芒大盛,随后立刻就有金红火光飞出,化作一片滔天火海,与天圣帝自身神通相合,演化出无数火焰龙影,便朝着陆行舟的方向狠狠拍了过去!

  轰隆隆!

  “破!”

  熊熊烈火之中,一抹刀光乍现,撕裂炎海,开阖金焰,裹挟着一道身影直接冲出了火海,最后在半空中轰然炸裂,化作无数光雨落在了下方的药王寺中,瞬间不知多少庙宇和僧人被其倾覆一空。

  慧果见状登时眉毛一挑。

  而太裕王也是反应神速,立刻掐诀:“血魂破阵法!”

  然而让太裕王愕然的是,被倾覆的诸多庙宇中,能够为其破阵所用的气血却是少得可怜,根本不够用。

  药王寺的僧人呢!

  全都被转移了?

  目光陡转,太裕王直接看向了下方手持三首幡的慧果。

  而后者则是冷笑道:

  “传说昔年天绝阵和地烈阵便是被人以修士气血性命所破,有此先例在,你以为我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么?”

  “真是愚蠢!”

  言罢,慧果手中的三首幡再度摇动起来,无数恶鬼便齐齐涌出,汇作阴云,云中有雷声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每一下都好似黄钟大吕般,使得闻者神意动荡,气血不稳,更有地火奔涌而出!

  雷火所至,太裕王,陆行舟,天圣帝三人齐齐退避。而眼看慧果就要这般将所有人彻底困在阵中的时候-----

  “铮!”

  药王寺内,就听一道剑鸣声突然响起,紧接着,那漫天阴云也随之轰然震动,随后竟是直接迸散开来!金色的阳光从阴云中透出,洒满大地的同时,也倒映出了一柄倒悬于空,锋锐难当的长剑。

  杀生剑。

  萧禹余!

  如此变故自然是让慧果惊怒万分,神意一动,便照射进了药王寺中:

  “金蝉!怎么不拦住他!”

  “拦不住!”

  “我¥%#@......”

  战斗到了现在,慧果这边始终没有让金蝉出手,就是作为一个底牌来使用,本来还想在彻底困住太裕王众人后,再让金蝉出手,看看能不能直接干掉太裕王,结果金蝉自己这边突然就拉垮了!

  “这也是太裕王那边的人!?”

  “不清楚....”

  药王寺中,金蝉毫不犹豫地忽悠着慧果,他并没有告诉其有关萧禹余的事情,为得就是营造出现在这种情况。

  毕竟再这样下去,作为慧果杀手锏的他迟早要被逼出手。

  但这样的话,无异于和圣皇天那边的人翻脸,而且在慧果的注视下他也不好做手脚,否则容易引来怀疑。

  所以他需要一个对手。

  一个可以在关键时刻拖住他,让他“被迫分不开身”的对手。

  果不其然,眼见萧禹余出现,猝不及防的慧果立刻有些急了,一边挥舞三首幡努力修补阵法,一边传音道:

  “金蝉!快去拦住他!不能让他真正破了阵法!”

  “交给我。”

  金蝉嘴角微挑,旋即应声而出,直接化作一道金光冲出了绝天陷地阵,刚刚好阻拦在了萧禹余的面前。

  如此一来,“金蝉”就已经陷入了苦战之中。无论接下来再发生什么事情,也都怀疑不到自己身上了。

  “禅,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阿弥陀佛。”

  神意中,来自身外化身的佛号声让金蝉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与此同时------

  “向前一百步后,往左侧甬道走。”

  “是,师祖。”

  随着慧果开启绝天险地阵,天意轮内陆行舟的神意分身立刻就和本体失去了联系。而失去了本体的支援,原本催动天意刀直接摧毁法坛的计划自然就不告而终,陆行舟也只好选择退而求其次:

  辅助安月瑶。

  毕竟光凭神意分身还远不足以催动神通,还不如交给安月瑶,让她来配合自己去摧毁那破界法坛。

  这样还更有效率一点。

  不过话又说回来:

  “药王寺究竟是怎么在神都城的地下设置这么一个法坛的,而且还有这迷宫一般的甬道,根本不合常理。”

  非要想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

  “该不会天圣帝也在两头通吃,暗中和那心魔寺合作了吧?”

  “月瑶,你怎么看?”

  “嗯....”

  安月瑶闻言挠了挠头,秀发都被她自己揉乱了,最后却见其煞有其事地说道:“我觉得师祖说得对。”

  陆行舟:“.......”

  连续走过数个甬道,在神意分身的感应下,这些迷宫几乎是形同虚设,很快安月瑶就来到了甬道的尽头。

  那是一座巨大的广场。

  广场的中央,则是立着一座和药王寺那座相差无几的法坛,而在法坛中央,则是立着一面黑色旗幡。很显然,药王寺那座假法坛的破界气机,就是通过这面旗幡,从这里的真法坛转移过去的。

  然而----

  “破界法坛应该还需要一个主持者才对,否则空有法坛没有主持,那也只是个摆设,但那主持者呢?”

  天意轮中,陆行舟的神意分身眉头紧皱。

  只见四周岩壁上挂着的烛火,将安月瑶的影子倒映在地上,但此时,那影子竟是陡然扭曲了起来!

  几乎同时,神意分身猛然惊觉:

  “糟糕!往前冲!”

  声音响起的刹那,安月瑶的影子就瞬间膨胀,紧接着就有一道身影从中飞窜而出,直接扑杀向了安月瑶!

  砰!

  岩壁碎裂,让袭击者愕然的是,他原本自问必杀的一击,竟是被安月瑶以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避开了。

  她向前连走了三步。

  短短三步,就是生与死的距离,偷袭者的攻击落空,而直到安月瑶回首,才算是看清了偷袭者的真面目。

  “.....药王寺的人?”

  偷袭者应声抬头,却见其一身黑衣,面目凶恶,看着安月瑶的神色充满了疑惑:“你是怎么进来的?”

  “呃。”安月瑶闻言眨了眨美眸:“走进来的。”

  偷袭者:“......”

  “算了。”偷袭者摇了摇头,随后眼眸开阖间,杀机陡现:“贫僧慧心,无论你怎么来得,都别想走了!”

  言罢,偷袭者便猛地爆发出了自己的气息。

  不是人仙。

  不是鬼仙。

  只见先后四具法身在其身后浮现,和李京翰相差无几,但爆发出的气息在这一刻却远远超越了李京翰。

  巅峰武圣!

  安月瑶或许还云里雾里,但天意轮中,陆行舟的神意分身已然反应了过来:谁说心魔寺只能来一个慧果?

  说到底,

  人仙界限制的也只是蓬玄界的人仙及人仙之上而已,若是修为在人仙之下,那其实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怪不得!

  “人仙都被慧果吸引了过去,法坛则交给这个慧心坐镇,以其蓬玄界的出身,加上巅峰武圣的修为,放在下界,虽然不可能是人仙的对手,但对付巅峰武圣,恐怕很少有人够资格做他的对手!”

  .............

  “你说什么!有人入侵了法坛!?”

  得到自家师弟发来的传讯后,原本自忖一切尽在掌握的慧果手一抖,差点没把三首幡给直接扔出去。

  好家伙。

  家被偷了!

  “是谁入侵的法坛!对方的修为?”

  “.....大成武圣?”

  “身上有神意的波动....!?”

  师弟慧心的传信内容让慧果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咋回事?按理来说,那个法坛的布置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才对,难道说是有人误入了?不可能,那可是地底啊,怎么可能有人误闯进去。

  既然如此:

  “泄密!”

  慧果眼中冷光一闪:“只有可能是泄密!虽然我没将法坛位置告诉其他人,但有心人调查也未免就一定发现不了。”

  至于这个有心人-----

  只有可能是你了!

  金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