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2章 万家的传统家风【一更】

作品:女宗背后的男人|作者:猫爱预言|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24 02:04:54|下载:女宗背后的男人TXT下载
  承认的这么坦然,连一点点前戏都不给的吗?

  正在埋头干饭的薛诗诗,听到玉郡王的话,放下了手里的茶点。

  脸上的懵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直打寒噤的杀气。

  这股杀气毫不掩饰。

  连正在带着洛洛他们游玩的郭公公,都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

  “公公,你现在去了也来不及了。”苏夭在郭公公的身后说道。

  郭公公身上的杀气直接如同潮水一般褪去,转身的时候,脸上已经是祥和一片。

  “姑娘说笑了,我家郡王和秦掌门,虽是初见。但是却一见如故,这其中定然是有些误会。误会说开了,也就好了。老奴刚刚是习惯反应罢了。”

  苏夭呵了一声,也没说话。

  ……

  房间里面,秦澈看着玉郡王道:“郡王这么直给的吗?”

  玉郡王面对秦澈的询问,非常坦诚的道:“孤觉得,盟友之间应该坦诚相对。”

  秦澈看了一眼薛诗诗,对诗诗道:“诗诗继续吃,多吃点,郡王家底厚。”

  “嗯。”薛诗诗点点头,然后细致但又快速的吃了起来。

  玉郡王看薛诗诗继续吃,才继续说道:“秦掌门,你说如果孤待你一来,就对你热情,对你崇拜,对你惟命是从。秦掌门还会觉得,孤像韭菜吗?”

  “如果郡王如此的话,我可能会更高兴。”秦澈对玉郡王说道。

  玉郡王不解的道:“为何?”

  “郡王不喜欢听话还有钱的傻子吗?”秦澈反问道。

  “……”玉郡王。

  秦澈揭过刚刚的话,继续道:“郡王想说的是,在见到我之前,郡王的确是打算利用我除掉那些人呗。”

  玉郡王倒是没否认:“孤,当时的确如此想的。不过孤见到秦掌门之后,孤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而且孤已经命人,把孤安排在万星宗的钉子都撤了。所以万星宗的事情,的确不是孤所为。”

  “那是帮你掺沙子的术士出了问题?”秦澈问道。

  玉郡王,道:“应该也不是那个帮孤的人。”

  秦澈直视玉郡王,道:“郡王怎么如此肯定?”

  “因为那个人死了啊,还是孤看着死的。所以就算他想掺沙子,也不能时机拿捏的如此恰到好处。”玉郡王回答道。

  这个回答,秦澈还真的不好辩驳什么。

  一个死人如果能把身后的事情,算计到如此地步,那他应该就不会死了。

  “跟郡王合作,还真的是朝不保夕。”秦澈讽刺了一句。

  玉郡王摆摆手,道:“秦掌门可不要误会孤。四品术士,很金贵嘞。”

  “这样的人,孤怎么舍得用完就丢。是他自己求死,孤拦不住。”

  “说说看,怎么拦不住。”

  玉郡王倒是坦诚,道:“秦掌门肯定已经想明白了,能在术士宗门里面掺沙子的那只有术士。

  可是就算同为术士,想要做到天衣无缝,也很难。

  除非是同宗同源,这个不被发现的概率才最高。”

  “万赫的儿子?”对于习惯戴孝子这种事情的秦澈来说,真是万赫的儿子,秦澈倒是不意外。

  “差不多,不过是万赫的老子。”

  “老子杀儿子?”秦澈反问。

  世上只有虎毒不食子的说法。

  却真没有虎毒不食爹的说法。

  所以可见爹杀儿子这事不多。

  不过玉郡王讲了一下,万赫和他老子的故事,秦澈就懂了,这个老子为啥要杀儿子。

  这么说吧,睡自己小ma是万赫做过最轻的忤逆之事。

  至于万赫老子要自杀,

  还是因为舐犊情深,

  不想看着自己儿子死在自己手里,

  再加上自己本就活不久,

  所以先走一步,

  去跟列祖列宗先解释一下。

  秦澈之所以多这一问,就是想自己听听,看看合理不合理。

  “这事秦掌门可是随便找个玄门打探一下,就能知道孤说的是不是真的。”玉郡王说完之后,自己也补充了一句。

  “那阵法中的问题,除了郡王以外,还有谁知道?”秦澈继续问道。

  “除了孤和郭公公,就只有一人知道。”

  “所以是郡王看人不准。”

  玉郡王点了点头:“是孤看人不准,不过孤已经派人去抓了,那个人跑不掉。”

  看秦澈点头,玉郡王好奇的道:“秦掌门不好奇那个人是谁?”

  秦澈呵了一声,

  轻松的说道:“还能是谁,以他们老万家的家风,这个人必然是万赫的儿子。”

  玉郡王一拍手称赞道:“秦掌门果然高。”

  “所以连自己老子都能出卖的人,出卖郡王也就不奇怪了。”秦澈说道。

  玉郡王对这个事也想不明白。

  因为以玉郡王的手段,

  用这样的人,必然是有了完全准备。

  可以确保这种人听话,

  可是现在这人竟然反水了,

  难怪玉郡王想不通。

  “郡王既然往万星宗掺了沙子,那想来玉州治下其它玄门也有郡王的沙子吧?比如说我明月阁?”秦澈面上带着笑问道。

  玉郡王连忙摆手,道:“秦掌门高估孤了。孤往万星宗掺沙子,那纯粹是巧合。

  孤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何况孤这种,主动贴上去都没人愿意待见的人,手也没那么长。”

  秦澈想了一下,道:“也是。都掺沙子意义不大。谁主玉州,往谁那里面掺沙子就好了。”

  顿了一下,秦澈继续道:“再者说,往我明月阁掺沙子,也没意义。道门,郡王看不上,不值得投资。”

  “过去的确如此,现在有秦掌门了,那就不一样了。”玉郡王顺着秦澈的意思说道。

  秦澈看了一眼玉郡王墙上,挂着的玉州地图,扬了扬下巴:“玉州现在这局面,郡王一手造成的吧。”

  别的州都是强州府,弱县。

  这样可以保证州府的掌控力。

  玉州这个,虽然州府也很强。

  可是下面的县也都不弱。

  这个从人口上就能看的出来。

  比如说亭致县,两万五千多户,人口超过十万。

  玉州人口不过才五十几万。

  同时玉州下面各县经济都不差。

  这就给了更多玄门生存的土壤。

  一般一州境内只有一宗,然后带上一两个别的玄门。

  可是玉州这里,除了巫,就聚齐了。

  绝对称得上是玄门大团结了。

  玉郡王看了一眼玉州的地图,脸上也带着那种欣赏自己作品的满意笑容:“有孤的原因。毕竟孤没底气啊,不能想着就只舔一家不是。

  所以孤就得想办法,让更多的玄门,来到玉州。

  这样孤不就有机会,去舔更多的玄门了吗。

  万一那个玄门,真的看好孤呢。”

  想知道的也差不多了,人秦澈也看到了,心中也有数了。

  所以继续留在这里,也没啥意义了。

  “让后厨打包一点,我们路上吃。”秦澈指着那些差点对玉郡王说道。

  “好!”玉郡王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说完,玉郡王对秦澈道:“秦掌门,万星宗肯定是不行了,秦掌门有兴趣入主玉州城吗?”

  秦澈摇摇头:“没兴趣。玉州城风水不好,没有我们明月阁风水好。”

  玉郡王笑着符合道:“孤也觉的玉州城风水不好。”

  秦澈看了一眼玉郡王,什么都没说。

  秦澈刚带人往外走,就有一个黑衣人匆匆的跑了进来。

  “说,孤信得过秦掌门。”玉郡王看了那个黑衣人一眼,大气的说道。

  黑衣人拱手应道:“郡王,万玉衡死了,手下发现他的时候,他尸首已经被腐蚀的就只剩下了骨头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