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6章 想什么呢 良人快成了人家的

作品:正身法道|作者:范力天|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2 05:04:17|下载:正身法道TXT下载
  大鸟用鹰眼到处找;心烦透了,大骂:“白美狗,快滚出来!夺夫之恨,你应该明白后果!”

  又传来姊姊的骂声:“蠢鹰!你会不会喊?不会给我滚开!”

  大鸟瞪着眼睛还击:“你聪明?为何藏在老鼠洞里不出来?我要走了!”

  老鼠慌慌钻出来;姊姊脑瓜犹然在鼠头上,没看见小孩,问:“死到哪去了?”

  洞外传来大鸟的女人声音:“滚!别跟着我!”

  老鼠钻出去,变成鼠女,发现小女孩变成了大鹰,到处喊:“良人——良人呀?快出来呀!”

  “嘻嘻嘻、哈哈哈!”一对男女的声音从山后传来。

  鼠女弹腿飞起来;空中雪花很大,夹着寒风,连出气都能看见热烟;大鸟抢在前,高高飞到山后;尚未说话,眼前看见的一幕惊呆了!

  白美女身穿薄如蝉翼的白裙,散散铺在地下,挽尊坐在裙上,紧紧拥抱着她,往雪坡滑下去;白美女笑出银铃般的声音。

  姊姊的骂声先过去:“不要脸的小贱女!你身边的男人是我的良人!再不放手,老娘的阴光闪出来,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鸟抢得最快,一鹰翅扇下去,像抓老鼠那样,还是晚了一步;白美女不见了;挽尊也被带走……

  鼠女很失望,发着牢骚:“王子变了,哪像俘虏的样子?纯猝是情人呀!”

  大鸟狠狠瞪一眼吼:“你傻呀!情人就是俘虏,俘虏就是情人;连这个都不懂!”

  姊姊的头高高露出鼠女的脑瓜哼哼:“好了!人家把你们的良人抢走了,还啰嗦什么?”

  大鸟长叹一口气道:“如果我有隐形眼就好了!”

  鼠女着急说:“姊姊不是有隐形眼吗?”

  “有!如果找到良人;性福的事我第一,你俩划输赢来定!”

  大鸟又不傻,瞪着眼睛说:“良人是我的;你俩都不是他的妻子;男人不可分享,难道不明白吗?”

  姊姊扔出一大句话:“好好好!我和鼠女不管了!你自己去找!等找到,白美女的孩子早诞下来了!”

  “男人都是大馋猫!明明有妻子,还到处去粘花惹草!”

  姊姊瞪着双眼骂:“还说呢?王子以为你死了!我才是她的妻子!不管相不相信,明年都会诞下小宝宝。”

  “你太不要脸了!肯定是勾引别的男人,把这事赖在王子的身上。我自己去找,不要你们行不行?“

  鼠女挥挥手喊:“滚!死得越远越好!眼不见心不烦!”

  大鸟飞走,一会远远传来喊声:“王子——快出来呀!妻子找得很辛苦,快等不及了!”

  姊姊对着远处骂:“贱女人——是不是没有男人憋得难受?要不要找……”

  鼠女把头仰起来喊:“姊姊;你不是有隐形眼,一定能找到王子!”

  姊姊用仙眼四处扫瞄;山连着山,看不见山背后的东西,说:“咱俩飞高,就能看见了!”

  鼠女升到五百米,近处的雪山背面看得清清楚楚,远处的依然看不见。

  姊姊的脑瓜在她头上到处观察;除了白雪的原野,没发现隐形物。

  鼠女一路前飞,穿过一个个山背面,犹然一无所获;只好说:“看来王子被白美女彻底控制了。”

  大鸟看不见隐形物,东转西转,憋得无奈飞过来搭话:“哎——你们的情况怎样?”

  姊姊脑瓜在鼠女头上,露出酸溜溜的脸,骂:“死开!哪凉快滚到哪呆着去!我们各找各的!谁找到良人就是谁的?”

  大鸟很气愤,心里郁闷极了!狠狠扔出一句:“那就让白美女得手;谁也沾不上光!”

  姊姊大骂:“小贱女!狗脑瓜是不是进水了?找不到良人,性福永远成为泡影!”

  “啪啪啪!”大鸟猛弹翅膀,愤愤飞一阵回来;无可奈何问:“你们有什么高招?”

  姊姊还是那句话:“找到良人;我排第一,你俩划输赢定夺!”

  大鸟没必要再争下去,眼下良人在白美女手中;性福时刻可能发生,不赶快找到,永远成为人家的俘虏。

  姊姊考虑很长时间问:“你俩有什么好办法?”

  鼠女听人说过:”发什么信息,能让对方接受,就能很快找到。”

  大鸟瞪着鹰眼怒吼:“猪头!想什么呢?谁有这种功能?”

  这下姊姊可牛了,高高昂着头说:“没修到更高的仙法,不可以发生理信息;唯有我修炼了千百年才获得的。”

  此语一出口,大鸟就嚷嚷起来:“骗人!”

  鼠女喊出女人的声音:“为什么?”

  “想想看,千百岁的女人会受孕吗?这不是骗人是什么?”

  鼠女抬起头,也看不见姊姊的脑瓜儿,问:“究竟是真是假?”

  “都是真的?谁骗你们干什么?我是仙女,有些一万岁还有生育能力;王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一直由我带着;当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听姊姊这么说,都可以做王子的长辈了,这种行为太不道德了!”

  “曾经我也很矛盾,问过许多人才知道:我和王子没有血源关系,完全可以成为夫妻。”

  “那么,找良人的事,就靠姊姊了?”

  大家说开了,姊姊心里也舒坦,一蹬腿,从鼠女头上飞出去,身高一米,恰好和鼠女一样;就是感觉很冷,只好飞进大鸟的身体里说:“你比她暖和,又是良人的妻子,我俩一起找最合适。”

  大鸟想把姊姊从身体里赶出来;可是,不知姊姊藏在身体的什么地方?

  鼠女倒是很清楚:“姊姊全靠附在别人的身上,并没钻进体内。”

  大鸟的体温直线下降;问:“会附身的姊姊是人吗?为何会这么冷?”

  这个问题由姊姊来回答:“我是仙女,当然有附身的能力,并非是鬼。”

  鼠女不相信说:“我也是鼠仙,怎么就不能附在别人的身上?”

  姊姊回答:“你的仙法还没修到位,多投几位仙师,总有一位会教你。”

  鼠女心里有想法:“记得有一位仙师经常来找我;也曾有过夫妻生活,我怎么依然不会呢?”

  大鸟把鹰嘴张到最大,笑出怪声音:“你上当了,那仙师是假的,专找愚蠢的女人;莫名其妙做了人家俘虏,都不知道!”鼠女大骂:“这个不要脸的仙师,天天来缠我;最后死得很惨!”